因〈十四代 GOLD LABEL〉之名,俺有幸訪問了 中田英壽

因〈十四代 GOLD LABEL〉之名,俺有幸訪問了 中田英壽

因〈十四代 GOLD LABEL〉之名,俺有幸訪問了 中田英壽

撰文:草草一刀

在日本尚未公佈改新年號,平成之後是什麼?其實不關我事,只因在灣仔君悅酒店頂層三十樓會議室中胡思,佇立望著窗外藍天白雲,等見日本名人,日本國寶級人物中田英壽先生。先是「香港捷成洋行」總經理何先生到達,我先訪問了何先生,其後 中田英壽先生和女助手抵達,中田先生穿黑POLO緊身T恤,好FIT,跟去年發佈〈十四代BLACK LABEL〉時風采依舊,紅人真的自有一種攝人氣場,簡單寒暄,喝著咖啡,今回單刀赴會的訪問便在談話間正式開始。

-走訪日本全國三百間酒藏的勁,非常人也

中田英壽先生選上跟「高木酒造」高木顕統先生合作,可是經歷了走訪日本全國多於三百間酒藏而決定的,這勁度可需要多少年時間呢?一年才三百多天,尚要深入了解和留下學習,並不是蜻蜓點水那種見學觀光,大家可以想像到過程之韌力和精力消耗,中田先生離開了足球場卻一股勁去踢另一場人生足球,也是傳奇。


-要改變市場,唯有走高檔

尋找到能造出好品質清酒的藏人,亦需要去打開市場,中田先生覺得要改變,唯有走高檔,亦不會干擾到其他日本酒藏的固有市場。自從〈N SAKE〉在 2013

出品後,成功創造出高檔精品清酒市場,這對中田先生來講不單止是但求將酒賣出,而是成為一種人際工具層次。中田系列銘柄的的清酒,在日本是找不到的,全是出口產品,因為香港是日本酒銷售額重點市場,所以選「捷成洋行」來做香港官方指定代理,所有酒不設門市零售,全是批發予經挑選的餐廳和組織。


-強調技術為本,不再迷思在釀造級別和精米步合

中田的精品清酒,一律不標明是多少%精米步合,也不以大吟釀、吟釀、純米、本釀造來分級,只以 N Sake、〈十四代〉之GOLD金、 BLACK黑及將會在2019年推出的新品,來標記其酒價級別。我問中田先生那能否告訴飲者,GOLD & BLACK LABEL是純米系抑或本釀造系,中田先生的答案挺有趣,他說此是釀造秘密,而清酒也不應該以兩系來定分別,也不應注目在何類吟釀級數,最重要是有能釀出好味的清酒,這才最重要。言則中田英壽的清酒系列,就是給予飲者好味的保證。中田先生亦提出一點,也是我心中長久所思考的問題:「飲者有必須要去完全了解釀酒過程嗎?」一日沒有在酒藏工作,一日都沒可能完全了解,所有知識都只是紙上談兵的,真專家是「杜氏」,飲者最重要是成為飲家,一名懂分辨酒味質素和知道各日本酒藏來龍去脈的品飲者已足夠。酒藏必須有足夠精緻超凡技術,才能釀造出好酒,水和米都可以以技術巧妙的控制,這是釀造的秘密,中田先生強調好品質絕對要看超凡技術和味道感覺。


-味道、存放和運輸,這是中田英壽最重視的三點

其實味道、存放和運輸,也是「高木酒造」高木先生同樣重視的三點,中田先生覺得現在飲者焦點都放在售價、超級精米和等級上,卻輕視存放,很少清酒儲存地方在零下至零下5度攝氏,這是他們選上投資了零下5度冷藏庫的「捷成洋行」,總經理何先生謂此投資不菲,但也能期盼以專業形象在市場令客人信任,亦因此獲中田先生信任。只有存放在零下的清酒能保持品質和味道,放在13-15度冷藏庫的清酒,一個月便會出現品質變化,味道打折扣。中田先生曾周遊列國,每到一地必光顧當地最高級的日本餐廳,品嚐其清酒,但從未有一間餐廳的清酒品質能接近日本的品質,這全因存放溫度的處理不恰當。這個情況中田先生謂曾跟高木先生在餐廳飲〈十四代〉,高木先生一品嚐便說這不是〈十四代〉,指酒味出了情況。這種存放真的需要認真去令賣酒的店來了解。

關於運輸,當然要冷凍櫃冷凍車,成本必然貴,而運輸部分亦要配合,否則味道上一樣難達完備。捷成洋行何先生也指出,他們不做ONLINE零售,直接交指定餐廳也是保持控制品質。


-關於香港市面的〈十四代〉

中田先生謂高木先生說他們並沒有任何〈十四代〉出口來香港或中國大陸,現香港市場的〈十四代〉全是賣酒者自行在日本和網上炒酒商店找尋並運來香港的,這可沒有品質保證,也無存放和運輸的保證妥當。至於炒賣也是酒商在托價謀利。香港亦無任何〈十四代〉特約專門店或代理。

未來的中田先生〈十四代〉系列,每支都有編號,方便追蹤跟進此支酒的走向有否失控。不抹煞將來所有「高木酒造」的〈十四代〉都會如此做,那便會跟進到日本本土那些指定分銷在將酒炒放出市場,便可中止其合作。

 
-未來的目標

中田先生對精品清酒市場很有信心,但都必先將重點放在存放上,生酒都不會去考慮。他反而覺得其精品清酒不止供應日本料理,就算西洋餐廳和亞洲高級餐廳也是對象,尤其是高級中華料理。


-後記

訪問前,筆者曾在怡東酒店米芝蓮星級餐廳怡東軒,此酒系列發佈會中試酒,Gold Label 的味道,在介紹中唯一提供的資訊就是此酒用上吉川特A山田錦,上立香輕柔,香氣和酒體味道比較近似水晶梨類,進口跟 BLACK LABEL完全不同,GOLD LABEL酸度明顯,對舌頭兩旁刺激較強,好想令人一啖接一啖,我絕對期待日後再一飲。文終欲一記,訪問完結時,跟中田先生來記握手道別,先生握手好有勁度,是熱誠充滿能量的人,想起其昔年足球員生涯,就是中場悍將,能改變一場波,而中田先生也絕對是日本清酒界之悍將,必有能改變清酒世界!人生就好如踢一場波,禪語中有云: 「事難方見丈夫心」。在訪問完結時,俺跟中田英壽先生來記握手道別,好有勁度充滿熱誠能量的一握,絕對是「大丈夫」!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