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der the law of Hong Kong, intoxicating liquor must not be sold or supplied to a minor in the course of business.
根據香港法律,不得在業務過程中,向未成年人售賣或供應令人醺醉的酒類。

「酒」過廣東歌年代 — 80年代篇

We Drink and We Sing Cantopop Episode 2: 80s

文:劉偉民

在1970年代以粵語時代曲高唱酒文化的香港歌手,除了許冠傑,還有羅文(《醉眼看世界》)徐小鳳(《喜氣洋洋》) 和張武孝(《我冇醉》)等等,但無論如何及不上1980年代百花齊放。

1980年代香港經濟起飛,喝酒已經成為文化一部分。鄭少秋在電視劇《流氓皇帝》再以《飲勝》為題高歌,但這跟許冠傑的同名作品不同,是由顧嘉煇作曲、黃霑填詞的新歌。當鄭少秋仍在歌頌孖蒸之際,林子祥在1981年大唱《活色生香》,「香檳酒昇起的泡,散芬芳」,有如邦女郎投到鐵金剛懷裡喝Champagne Bollinger的畫面。負責填詞的鄭國江,為葡萄酒在廣東歌的出現揭開序幕,亦反映了葡萄酒文化開始在香港落地生根。

1984年改編自日本樂隊安全地帶同名歌曲《酒紅色的心》可能是最為人熟悉有關葡萄酒的廣東歌,「紅酒紅酒紅酒,乾一杯加深記憶」,向雪懷的歌詞把葡萄酒描寫得浪漫又吸引。有趣的是,他同時以這首原曲為蔡楓華填上不同的歌詞成為《月蝕》,其實當時更受歡迎。不過,葡萄酒的魅力驚人,喝了可真會加深記憶,三十多年後,《酒紅色的心》已經被視為最經典的廣東歌之一。葡萄酒文化能夠流傳八千年,當然受得起歷史考驗。把心儀的波爾多列級酒放在購物車,管她是Château Latour 2011Château La Mission Haut Brion 2010,但不要急著馬上喝,存放在恆溫酒柜,三十多年後再開瓶,你會明白漫長的等待是值得的。

如果你要喝的是新的甜酒,大概你是「哥哥」張國榮的粉絲吧。他在1983年推出的《戀愛交叉》,一句「喝一口新的甜酒」令人印象深刻。哥哥喝的會是新年份的Château d'Yquem嗎?

1980年代香港樂壇的其中一個重要演變,是出現了一批原創廣東歌的新樂隊和組合,例如Beyond、Raidas、太極、Blue Jeans達明一派...等等,為Cantopop加添了搖滾及電子音樂等新元素。Beyond的《再見理想》和《亞拉伯跳舞女郎》,歌詞都提到酒,《歲月無聲》先聲奪人的「千杯酒已喝下去都不醉」,更成為了不少飲家的飲歌。Raidas的《杯中冷巷》和太極的《紅色跑車》,不約而同提到香檳,但說的故事卻各有不同。還有Blue Jeans的《人生酒庫》,以酒的「酸苦或甜」比喻人生會遇到的Good times和Bad times。不過,1980年代最有趣的酒歌,我會選鄭敬基和黃寶欣合唱的《酒杯敲鋼琴》,33年後,我仍是無法明白究竟喝了甚麼爛酒,要拿著酒杯去敲昂貴的鋼琴?

...待續

 

返回頁首
成功新增到購物車 :
加入購物車失敗 :
成功添加到我的喜愛清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