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der the law of Hong Kong, intoxicating liquor must not be sold or supplied to a minor in the course of business.
根據香港法律,不得在業務過程中,向未成年人售賣或供應令人醺醉的酒類。

【LOVE WHISKY LOVE STORIES】與電影人麥曦茵及盧鎮業對談:「我」存在於不強調自我

文: 馮穎琪

認識麥曦茵是從她的電影或劇本開始 — 2007 年的她以 23 歲之齡編劇、執導首套長片《 烈日當空 》,獲香港電影評論學會選為年度推薦電影之一,亦憑此片入圍角逐第28 屆香港電影金像獎最佳新導演,並於多個海外影展參展。雖然我們終於相隔八、九年後才「相認」,但也許我們早於《 烈日當空 》或已經不經不覺交了心,那套電影主題曲正是我寫給麥浚龍的《 Poor U 》。這幾年,終於有機會跟她合作,去年邀請曦茵導演鄧小巧的《 與人同行 》及《 同檯 》MV,她邀請了幾位非常出色的演員參與 MV,其中一位是盧鎮業(別名「小野」)。認識小野,是從他在電影內的角色開始,2011 年在《 幸福的旁邊 》中飾演何彥君角,大受歡迎。最近令我深刻印象的是小野在《 花椒之味 》和《 叔叔 》裡的演出。其實小野也是獨立電影導演,2012  年完成首部長片作品《 那年春夏 · 之後 》,曾參加第 36 屆香港國際電影節及華語紀錄片節等多個影展,並於第十二屆南方影展獲當代觀點獎及人權關懷獎,同年獲香港藝術發展局頒發藝術新秀獎。今集 Love Whisky Love Stories 邀請麥曦茵與小野來跟我一邊喝著威士忌,一邊傾談有關電影的事。

導演與演員
我一直都很佩服做電影的人,在我眼中,他們的工作有點「非人」,很多時候要專注的時間是超乎物理和常態。小野說他自己暫時試過最長 48 小時不眠不休,但他聽說過同行有試過 96 小時,而曦茵好記得曾經度過不眠不休的 38 小時。是的,聽起來很辛苦,但或許這正是電影人愛做電影的一種反映。導演與演員之間,在不同設定下的交流,又是怎樣的?小野說,有些導演會很仔細地把每一個表達交代,有些可能會給框架給演員去摸索,是不同導演的風格跟不同演員的質地交織出來的。有些導演也會不停要求演員重複做很多次同一個 shot,甚至直到演員接近崩潰,或許在那鬆散的狀態中,演員會表露更多的「真實」。透過小野的分享,我了解到「角色」不一定要「演」出來,而是演員是否能投入到角色的生命。

導演的工作,雖並非可一言兩語簡化地說明,但大概或可以理解為引導不同專業範疇如演員、美術、燈光、剪接、配樂等,達至導演想表達的一種呈現吧。在我對電影工作有限度的認知裡,我總覺得導演好像威士忌廠的首席調酒師 ( Master Blender ) —— 了解每一桶原酒的特質和熟成狀態,用感知、感受去判斷不同原酒的變化,評估來自不同酒桶的威士忌融合的效果,目標是達至每一種威士忌的特性或調配的一致性。

「我」並不存在
今次為兩位嘉賓選了一款跟他們工作有共同點的威士忌 —— Suntory Hibiki Harmony(響)。《 響 》是由來自三得利旗下三家家蒸餾所、五種酒桶及十種麥芽和穀物混合而成。琥珀色,帶有玫瑰、荔枝和淡淡的迷迭香;味道如蜂蜜般、蜜餞橙皮、白朱古力的甜;收結細膩、帶著溫柔的悠長餘韻,帶有水楢木的氣息,彰顯了威士忌調和的藝術和精湛的工藝。第一淡《 響 》入口,小野就嚐到一種「圓潤」的感覺。麥曦茵覺得自己的工作像是將不同演員和合作單位的想像結合,互相碰撞、分享、調配,一起去建立一個共同想達到的目的地,在各自的專業裡,達致某一種平衡。她越來越覺得,「我」並不存在,創作不是要強調自我或自己想怎樣,而是置身作品其中,與不同崗位的人交流、互相呼應,作品會隨著大家的想法與節奏流動,成就作品中的「我」。小野很認同這種共構的創作,演員在導演設定的某個框架內把故事活出來。 趁大家還未半醉,我為兩位嘉賓介紹另一支威士忌「知多」,也是跟剛才講的平衡頗有關連。三得利旗下另一個蒸餾所「知多」於 1972 年在知多半島的海岸邊成立,在連續 40 年不斷精進穀物威士忌的釀製工藝之後,創作出以「知多」命名的單一穀物威士忌。「知多」穀物威士忌過去一直扮演著 “湯底”的角色,為三得利調和威士忌帶來微妙的平衡;經過不 斷的研究與創新,知多穀物威士忌達到了一定的精緻與複雜度, 終於以主角姿態走上舞台;「知多」正正也是《 響 》威士忌的其中一個基調。曦茵和小野都異口同聲地形容「知多」的味道比較鮮明、強烈,應該是輕柔中的薄荷香味和濃厚的蜂蜜口感和辛香木質調帶有細緻的苦甜餘韻所引發的口感。

從視覺到視野
剛巧這次訪問中品嚐的都是日本「三得利」威士忌,帶著蘇格蘭的傳統,釀造出符合日本人味覺的日本威士忌,隨著不斷研發和調配,融合日本的水、木、地理、氣候等,釀出獨特的優點和風格。三得利威士忌開始引起國際注意,是在 2003 年「山崎12 年」獲得 ISC 金賞開始,接下來的十年間三得利旗下產品橫掃國際威士忌大獎,可以說幾乎沒有一年沒得獎的;而日本威士忌已經是世界五大威士忌之一。一直聽到有個廣傳的說法 “ To be international, you must be local ”,如何做到世界知名,很多時就是要把本地元素看待為主角,而不是埋沒本地自身的價值,在世界的舞台才有機會佔一席位。我問兩位嘉賓,如何在電影中調配出「香港」的味道。麥曦茵回應,香港是一個很特別的地方,她算是「什麼都是」,但同時可以說是「什麼都不是」;「什麼都不是」並不是貶義,而是充滿可能性。身處像香港這樣的國際聚焦的城市,作為創作人,或許可以更著眼香港在處境或思維模式上的共通性,以正視這個地方的本身。小野引述曾任香港大學比較文學教授亞巴斯的所謂「消失中的文化」,香港就是一個不斷變化的城市,而「消失」和「變化」本身可能就是這個地方的一種特質;因為「消失」,因而持續騰出「空間」而容許某些新的建立。如何調配香港味道的電影,就像如何為城市「把脈」,呈現轉變中的城市和我們,從視覺帶到視野。

後記
這一集 Love Whisky Love Stories 是一連四集的最後一次,有機會喝著威士忌跟兩位我十分欣賞的電影人暢談有關電影的事,給這個系列完整的一個標點。當中麥曦茵提到,每一個出現在畫面的人都有他的生命和故事,那怕某些故事被隱藏在畫面背後,創作時要記住每一個人都是在過自己的生命,尊重每一個人是人,創作的呈現會很不一樣。就像每一支酒和每一個酒廠背後,都有獨特的源起與經歷,帶著了解酒品背後的故事的意識,細味每一點滴。

即日起至 2021 年 6 月 24 日,精選威士忌低至 75 折,滿 HK$500 送 Jebsen Fine Wines 威士忌杯 ( 2 件裝 ) 及免運費。

今日訂,翌日送貨*!

*須於星期一至五下午 5:30 前確認訂單 ( 公眾假期除外 ) 可享翌日送貨服務。

*Recommendations for Love Whisky Love Stories | Love Love Whisky Love Stories 推介*

返回頁首
成功新增到購物車 :
加入購物車失敗 :
成功添加到我的喜愛清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