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der the law of Hong Kong, intoxicating liquor must not be sold or supplied to a minor in the course of business.
根據香港法律,不得在業務過程中,向未成年人售賣或供應令人醺醉的酒類。

【Love Whisky Love Stories 】與音樂會監製康家俊對談:我哋要繼續相信

文: 馮穎琪

康家俊_BFSH - 音樂會監製 / wow & flutter 創辦人。認識康家俊,已經是十多年前的事,當時的他已是獨當一面的音樂會監製。在 90 年代商台所舉辦的「飢饉三十」、「拉闊音樂會」、「創作人音樂會」、「叱咤樂壇頒獎典禮」等,在我願望成為音樂人的成長中,是十分重要的、神聖的印記。當時的我亦對康家俊了解不深,不知是因為他的氣場,還是因為他做的工作,還是兩者皆是,阿俊(我們都是這樣稱呼他)在我的心目中一早已經是有著重要地位的人。後來機緣巧合,在 2010 年至 2012 年間我們一同分別去了上海和台灣,我是演出者其中之一,阿俊是監製。從互不相識開始,到找他製作我自己的音樂會,到跟他與團隊一起做更多的音樂會,然後在不經不覺間成為了好朋友,我感覺我們是相近的,找他來一起喝著威士忌細說這二十多年的音樂內外大小故事,是樂事。

在這十幾年間,阿俊監製過很多音樂會,其中包括方大同、吳雨霏、倫永亮、林二汶、Rubberband、LMF、小肥、盧冠廷、謝安琪、鄧小巧及 MOOV Live 系列 2007 - 2018 等,他的簡介是這樣寫的「音樂會監製,實際正職是遊樂,七十年代遊玩至今…」— 我明,我真係明,因為我也是這樣的,對生命總有渴求,但對於「正常人」來說,康家俊是一個怎樣的人?我問:「可否用一句說話去形容自己?」阿俊一臉茫然,笑問為何我的問題這樣深,然後待了兩秒,他回應了一句,' together we stand, divided we fall ',他說這是一句歌詞,不知是否適合去介紹自己;而我,被他的回應震撼了。他很信奉這說法,很相信群體的力量,他認為一個人的力量有限,而他說自己讀書不多,很年青就開始工作,在他的認知裡,尤其是工作上,大部分事情都是一班人或整個團隊的協力而成就。阿俊就是這樣的一個人,我明,我真係明,就是這種氣派,跟他一起做事覺得很安心,知道在需要時,他會在前面擋,或在後面撐著。

為了準備這個訪談,我預先問了阿俊他的威士忌喜好 —— 「Single Malt,泥煤味重的」是他的回覆,我和 Jebsen Fine Wines 團隊為康家俊首選了 Bowmore 25 年 Single Malt 。在整個蘇格蘭威士忌譜系中,位於蘇格蘭西南部的 Islay 威士忌普遍被認為是最重口味的一系,以帶有厚重的泥煤味與海鹽味而出名。泥煤威士忌喝起來並不真的食泥煤氣味,有的人覺得像藥水、灰燼、甘草、煙燻、火燒味等。Bowmore 25 年,在云云的威士忌中,不算最重口味,但在車厘子的果香及拖肥和榛子的味道後瀰漫著一種獨有「波摩」式的煙燻,餘韻醇厚而豐富,就好像一個經歷很多經過試煉的而轉化但仍帶著稜角的人。阿俊說在他傾向的重口味相比之下,Bowmore 25 年的味道來得溫柔。雖然阿俊不只一次提到自己讀書不多又麻甩,而且裝備了一副「冷酷」的外表,在我的眼中,他實際上是「暖男」一名。私底下,在好友面前,他是一個住家男,去街市買餸呀、煮飯呀,難不倒他。就算在工作上,他開口埋口都提到「愛」,在他的卡片上,印上了 'It’s only love',他嚮往與有愛的人一起共事。

我們大家一邊喝一邊談到他「搵食」以外的「工作」,除了當商業或流行音樂會製作,阿俊一直都有搞一些獨立製作,多年前開展了 89268 廠牌,到 2016 年創辦wow & flutter 大型本地音樂節, 他說這些可能算是「搵唔到食」的範疇,但他覺得盡力要做下去,要保護得不到大資金支持的獨立音樂和製作,正如要保護小店一樣,讓我們繼續有選擇。這也是近幾年康家俊以導師身份,帶領香港演藝學院舞台及製作藝術學院學生與本地歌手/組合,合作《 Interstage 音樂會 》的其中一個動機 —— 如何培養學生成為懂得選擇的人,有兩個層次,先要學懂有選擇的寶貴,然後學習選擇自己的口味。透過《 Interstage 》,阿俊的角色是陪伴學生經歷一個過程,儘量分享他對不同事情的看法和口味,讓他們做自己的選擇。一句到尾,他說,做音樂會、搞製作,最重要就是 taste。對,口味,就是一種代表自己的選擇。

談到這裡,我為阿俊倒了另一杯日本的威士忌 —— 白州 12 年單一麥芽威士忌;同樣也是 Single Malt,亦帶一點泥煤味。我問阿俊他覺得 Bowmore 25 年還是白州 12 年比較似他,他毫不猶疑地回答是白州。加了冰塊的白州 12 年更加帶出她清爽的嫩葉青草香味,阿俊很喜歡,他所謂的「硬繃繃」更像自己直率和強烈的性格。他認為每個人都有自己量度世界對與錯的「一把尺」,你可以用平和的方法去對待事情,但不代表你心中的那把尺要變。談到風格特色,日本威士忌隨承字蘇格蘭威士忌,有強勁複雜的一面,但更多的是強調和諧與平衡。面對著這位「硬繃繃」的暖男,說著自己怎樣不妥協但同時帶著愛地做自己相信的事,只能說,我也被 ' It’s only love ' 潛移默化了。

碰杯,暢飲著,在不知時間流逝與為意自己還未「語無倫次」之間,我再為阿俊倒了第三杯威士忌,這是來自美國的 Bourbon — Jim Beam Black。為何我會選 Jim Beam 給康家俊?因為 Jim Beam 這廠牌源用同一個比例的玉米、黑麥及大麥傳統已超過 220 年,而且由同一個家族經營了七代。跟阿俊天南地北無所不談的交往,我知道他很嚮往這種長久的人與人之間的關係,剛巧也很切合他 ' Together we stand ' 的想法。誰不知,原來 Bourbon 對阿俊也有另一種意義 —— 年青的他看西部牛仔片或公路電影,牛仔和主角都是喝 Bourbon 的,因此對 Bourbon 有一種情意結,亦覺得自己內心有點「牛仔」—— 粗豪、不拘小節……暖男底的牛仔,比一個單是暖男,或單是牛仔,來得精彩!

 

正如某一個地方的土壤和氣候釀製出某一種味道與口感的威士忌,我問阿俊他認為香港的音樂在香港當下的土壤和氣候會是什麼一回事。他說首先不如看看這個地方這幾年怎樣改變了香港人的生活,在適應的過程中,人對這城市的看法起了變化,也影響了人怎樣去講一句說話、怎樣去寫一篇文章、怎樣去創作、怎樣去玩音樂,生活已變奏。因此,重點是,假如選擇留守在一個地方,就要相信這個地方,相信香港是香港,相信香港人是香港人……一定要相信自己「得」,就會有一種自己的味道,一種生活方式。 阿俊說:「無論你响邊度……你要 Keep 住嗰個 Faith,一定得….」 說到這裡,我怕自己真的會「語無倫次」了。喝到這裡,就為大家選擇繼續相信而乾杯,with love。

Interview with Hong Ka-Chun: We Gotta Keep Believing

返回頁首
成功新增到購物車 :
加入購物車失敗 :
成功添加到我的喜愛清單!